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女性生活 >

女性生活

直播带货,“带”出大市场_科技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1-01-01 19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凌晨4点,窗外还是一片漆黑,江苏广电荔星传媒旗下主播婉婉已经起床,简单梳洗后就赶往直播点进行准备,上午9点她就有一场助农带货直播。

今年以来,受到疫情影响,越来越多消费活动转移到互联网“线上”,“直播经济”也呈现爆发式增长。日前,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、国家统计局发布9个新职业,其中电商主播的正式职业称谓就叫作“直播销售员”,这也为直播电商这类互联网新业态发展注入了新动力。

在小小的直播间内,婉婉将当日准备推荐的农产品摆放在就近位置,拉上遮光帘、打开强光灯、调准摄像头,9点一到,直播准时开始。“哈喽!欢迎大家走进我的直播间……”画了个美美妆容的婉婉精神饱满地对着镜头打招呼,正式“开门营业”。

“拼手速的时候到了,赶快下单哦!”镜头里的她皮肤白亮,双眼炯炯有神。5、10、50、100……直播间的人数不断上升,评论、点赞、礼物也纷至沓来,销售额也在一路上涨。

婉婉全名孙?婉,她也是一名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,曾主持过江苏卫视《勇往直前乐拍拍》、江苏综艺《新非常周末》、CCTV6第23届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》等节目。2018年,婉婉搭上了互联网快车,开始接触“直播带货”。

在婉婉看来,无论是主持电视节目还是带货直播,主播的本质没有改变,变的是更有趣的呈现方式和更高效的应变能力。“主持电视节目或晚会时,大部分时间是主持人在说,观众在听,而直播不同,要时刻注意用语言、动作吸引网友的注意力以及购买力,还要注意和网友互动,没有互动可能下一秒网友就离开了。”

婉婉告诉记者,做单纯的节目主持时,她只要做好主持人分内工作就好,所以她会提前三四天就开始背台词、对台本,而直播带货完全不同,她不光要运用主持人专业素养来应对直播中出现的“小插曲”,在选品、体验、推介等各个方面都要亲力亲为,向网友销售每一件产品前,她甚至要对着镜子练习好几遍,不停地更改措辞来说服自己买下这件产品,否则无法把商品推荐给网友。“要时刻保持自律,产品推介既要有吸引力也不能夸大其词,不能做违背电商市场‘游戏规则’的事,对每一位消费者和供应商负责”,婉婉说。

转型成为带货主播后,婉婉每天出了演播室就进直播间,对着镜头给网友们试配饰就是婉婉的工作内容之一。看起来就是在镜头前“卖货”,但实际上,从选品、做脚本梳理、直播、复盘……场场直播背后都是一个团队整套流程的反复循环。她们在手机屏幕前的爽朗,离不开屏幕后绞尽脑汁的创意,以及对产品市场的熟知,对各个环节的把控分析。“面对镜头时间可能是三四个小时,但镜头外的,上播要做规划,下播要做总结,在直播间一忙就是一整天。”

“刚接触这个行业的时候,我也以为很简单、很轻松,因为表达与动作都比较自由,也有很大的发挥空间,上播时长看起来比主持节目要短很多,可镜头外的付出丝毫不比传统电视节目少。”婉婉告诉记者,为期13天的618《天天超级晚》带货直播是每天傍晚6点开播,但因为要做特效妆,她每天上午9点就要到达现场做准备。妆做完都已经是中午12点了,饭也来不及吃几口就要去彩排。“我们的造型每天都在变换,像白娘子、还珠格格这些造型的头饰都非常沉,每天要顶着几公斤的头饰彩排加直播六七个小时。”婉婉说。

在业内人看来,主播行业易进难精,“主播的颜值不是最重要的,良好的沟通、表达和销售能力才是成功主播的必备素质,也就是‘语术’要佳。”江苏广电荔星传媒相关负责人说,优秀的主播能对产品进行精准描述,还有丰富的知识和阅历,让观众产生共鸣和共情,从而提升自身传播影响力,增强用户群体活跃度。

“电视节目主持人跨界进行直播带货,不仅扩大了其作为传播主体的个体影响力、延伸了传播周长与边界,更能为其受众提供性价比更加合理的产品。”婉婉表示,她很看好直播行业发展,对“直播销售员”这个新职业也充满信心,人社部将直播销售员列入新职业后,她更是觉得得到了认可。“希望更多喜欢或者想要尝试做‘带货主播’的年轻人能够努力加入这个朝阳行业。”婉婉说。

【数说】

●在今年疫情大背景下,直播电商成为企业应对冲击的“中坚力量”,也是各地促进消费回补的“杀手锏”。2020年1-9月,溧水区共进行直播2902场次,直播商品数12666个,实现零售量1093.7万件,零售额达2.59亿元。

●6月22日,某招聘平台发布《2020上半年直播带货人才报告》,数据显示,2020年上半年,“直播经济”业态主要岗位的人才需求量达到2019年同期的3.6倍,涌入行业的求职者规模也达到去年同期的2.4倍。

●天猫官方公布数据显示,10月21日零点十分,淘宝直播引导成交量超过同期全天成交量。仅美妆行业,就有12个单品在淘宝直播1小时销量过亿元。

南报融媒体记者 余梦娇

正在化妆的婉婉。 南报融媒体记者 严星宇摄